湫兮

薛定谔的更文

挂科的幸福

@安穆今天也在要饭 发出来了哦



   Altaïr Ibn-La'Ahad 是你这所大学里不多见但是也不是很罕见的全才型的教授总也就那么三四个,没人知道他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Auditore教授曾经很好奇的想摸一摸 Altaïr的头,寻找一下是不是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或者是有什么特殊的装置或者是类似于植入芯片之类的东西,然而他不仅仅失败了而且还被狠狠的揍了一拳。你恰巧看到这个场面,默默的在心里记下了一笔,不知道第几次隔壁语言系的老师试图探究 Altaïr教授大脑的构成被殴打。



  你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而已,在你眼里你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没错。在你考取这个大学的时候你甚至觉得你根本没办法考进来,因为你的数学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好在你的其他两项跟数学不沾边的科目达到了录取的要求,甚至在众多考生中间是极为突出的那个。至于你的数学和任何与数学沾边的科目在考前费尽力气只是勉勉强强及格不至于让分数太难看,如果说为什么你可以考上拥有优秀教师的大学——只能说你的文学上的天赋拯救了一个被数字折磨的痛不欲生的异国少女。



等到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你自己都吓了一跳,以为是寄错地方了,甚至都打算在寻找补习班再补习一年的打算了。你叫身边的闺蜜使劲掐自己一下,然而她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狠狠的在你腰侧的软肉上拧了一把这有那么点公报私仇的意味,因为她很不巧的要去学习哲学——换来的是你恨不得连顶楼的老奶奶都能听到的惨叫声,你带着眼泪低头再一次看了看录取通知书,你想着这么疼就不是在做梦了。你不仅开始飘飘然的夸奖自己:“可以啊...我竟然能考进去,天啦...历史系应该不应不用再去学什么天杀的数学了吧...崭新的人生要开始了。”你张开双臂仰头看着天空仿佛要迎接第二天的太阳,然而很快就被大中午的刺眼阳光晒到拽着与你一起外出求学的闺蜜躲回自己开着空调的公寓。然而你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兴奋是多么幼稚,永远不知道自己要经历的大学生活是怎么样子的一直以来都是从长辈和老师的口中知道大学的悠闲,虽然并不知道自己即将进入的大学是怎么样的但总想着一个没有自己还在国内的父母身边读高中的那几年辛苦——总不至于每天早上六点钟之前就起来,直到第二天凌晨还有写不完的作业。一整天繁重的学业甚至都让你没有任何时间来打理自己,没有任何一个姑娘是不爱打扮自己的但是那段日子里没有任何多余的时间给你打扮自己,即使有很大的怨言也没有办法说出来。你只能在极罕见的法定节假日里做完老师们规定的作业和练习题和自己要强给自己增加的额外负担,然后在更加罕见的休闲时间里卡买一件网络上的化妆教程,期待着等到了大学要怎么样去打扮自己。



你躺在床上笑嘻嘻侧着身子看着枕头边带着金色花纹边的录取通知书格外兴奋,甚至看到了自己未来美好的大学生活。



然而你并不知道你即将迎来的是多么严峻的挑战,或者即将接受的是怎么样的学术的洗礼,还很天真的你很期待之后的生活。



在后来的未知生活中,你对新的每一天都充满了好奇心以及期待。 Altaïr教授的历史课是你所在的专业最重要的科目,然而他的历史哲学对你来说堪比高中时期数学课对你的折磨还要可怕。并不是 Altaïr导师讲课没什么新意或者是讲课内容没有不吸引人或者讲的不好,只是一旦和哲学扯上关系的东西都会变得十分会的难懂——你甚至想和教拉丁语和意大利语的Auditore教授一起扒着导师的脑袋研究一下这个可怕的男人到底是怎么做到学通哲学这类复杂的科目的。你在这节课上没少做笔记,甚至你还熬夜试着背下所有笔记然而你并没有做到你的 Altaïr导师的要求——你在经过一学期的努力之后还是挂科了,没错,就是你亲爱的 Altaïr导师的历史哲学。你开始慌张了,补考的话之前还要补习。补习对你来说并不是暑假不能出去玩的事情尽管你暑假也是留校的生活但是面对 Altaïr导师传闻中对待补习考生的手段,堪比即将被虐杀的弱小可怜虫。



  校园里一直流传着如果在 Altaïr导师的课上挂科,“死相”会很难看。就像是你学临床医学的前辈说的“如果你挂了科而且是他的课的话,你可能连上我们解剖台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你不会留下完整的身体的。”尽管你一直仰慕的 Altaïr导师,但是传闻中他对待挂科的学生的方式甚至是堪比残忍,虽然你知道传闻肯定有添油加醋的成分但是你现在有而是挂科补习的成员之一,传闻对你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毕竟现在的你可是和那些对学习毫不在意的的学生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虽然你只有一门课程挂掉了而且是只差了一分就可以免于挂科的人。但是你现在简直是失落的不得了,你不知道你在暑假补习的时候会不会经历传闻中的可怕的事情,但是你现在很害怕,那种考前没有读书的那种害怕。



  你刚刚进入这个大学的时候,你只有你的闺蜜可以说话然而你们并不是一个专业的学生你们只能在 Altaïr的课程上碰面,平时你们一个比一个忙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起来走路跑着都嫌太慢。在两个都很忙的人之间你还是相对有时间黯然伤神一下躺在寝室桌子上面的床铺上发个呆,想想家里的父母和同学们。离家越远的人越是想家就越难过,并不是浅表性的思念而是好似从灵魂深处的思念你又是那种报喜不报忧的懂事女孩儿尽管你这种从来不和家里人说出自己难过或者不容易的事情,父母也是很了解你的脾气,时不时就发来视频电话和你聊天让你看看家里的猫妈妈生下来的一窝小猫挂在阳台上的鹦鹉。有段时间你的父亲甚至教会了鹦鹉叫你的名字,你因此开心的告诉你身边的朋友你当上“猫姥姥”这件事让你开心了很久,几乎每天都要求父母发小猫和猫妈妈的照片。猫妈妈是你从野狗的嘴巴下抢救下来的,你从小看着她长大每次在和家人视频通话的时候她也会过来隔着屏幕看她最心爱的小主人。那段时间里家人是你仅有安慰,虽然你可以听得懂教授和同学们都在说什么然而你还是觉得不如周围都是熟悉的汉语舒服你甚至都觉得你出现的语言不通的压力,周围环境的陌生连呼吸目的空气的味道都是陌生的气味,饮食上的不习惯让你好一阵子难受以至于出现了水土不服的的情况。你一度想回家去,不想留在这个连空气都弥漫着陌生气味的地方,上课也是昏昏沉沉满脑子都是怎么离开这个地方,一向认真听话从不找借口请假的你甚至编造理由给各科教授请假。这种混乱的生活在Altaïr导师注意到你之后才彻底结束,你吸引到他的地方并不是普通学生的日渐消沉而是他又一次看到你在大厅内的落地镜前一遍一遍的劝说自己不能再那么懒惰再找借口去让自己沉浸在一遍又一遍的思念家乡的生活中逐渐颓废,当他穿着他近乎是标志性的带着一点红色包边的白色帽衫和干净的像是新的一样的黑色运动鞋从你旁边路过,而你并没有注意到他从你身边经过并且盯着对着镜子告诉自己不该做的事情告诫自己的样子看的时候。



  是的,你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真正的厉害角色是不容易让别人察觉到自己的存在。



  Altaïr教授在他的课程上越来越注意你这个自我管理意识极强的姑娘,他上课曾经说过一句能够管好自己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但是那个时候的你正在沉溺于思念家乡的感情中,并没有听到他讲的课,而他也没有注意到你。在他看到你你试图提醒自己不要再消沉下去的那个坚定的眼神之后,你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Altaïr是个很喜欢挑战的男人,同样,要强而且自律的人很容易增加他的好感。在这一点上,你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战胜了很多很早之前就看上Altaïr教授帅气而且少言的姑娘,而你在这个时候还没有注意到他吸引人的地方在哪里,你只知道他的课程很难。为此你的舍友在Altaïr教授上课经常注意到你甚至有意无意那双琥珀色的眼睛视线就会落到你身上这件事情上有些嫉妒你,但是你却告诉她只是你上课没有认真听他讲话而是在低头玩手机或者发呆。



  而你打起精神失败之后,并不打算再次去那块大镜子前面劝导自己——而是开始理直气壮的旷课了。Altaïr教授在他的课上没有找到你的身影,意识到你这个好强的姑娘开始放弃自己了。本着一副不能放弃任何一个学生的态度,他找到你的系主任要来了你的联系方式打电话给你邀请你出来去他最喜欢的一家餐厅吃完饭顺便开导一下你。然而后面的邀请你去吃完饭的这个事情还是Ezio提出的,他原本是打算叫你去他的办公室而已。Ezio理直气壮的告诉他:“这个可怜的姑娘又没有犯什么错只不过是旷了你两三节课而已,上大学谁没有旷课的经历。你不如带她去那家餐厅,正好你们的老家离的...也不算很远,起码在一片大陆上。”Altaïr经不住在旁边捏着玫瑰花在手里转来转去并且絮絮叨叨的Ezio只能在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加上了一句,虽然他犹豫了一会——事实证明他并没有邀请过任何一个姑娘,就算是正儿八经的打算找一个离家十万八千里远的学生谈话也没有过。之前都是立刻在课堂上毫不留情面的指出来,而且敢于旷他的课的学生寥寥无几本身留学生就少的专业系里旷课的学生更少,更别提是女孩儿。




  他给你打过电话之后,你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你以为自己是犯了什么很严重的错误而导致教授亲自打电话甚至以找你出去吃饭为理由教训你。


他的原话是这样的:“我因为你旷课而找系办公室要来了你的联系方式,所以今晚八点整请你到我的办公室,我带你去一家餐厅。”



听完他的话之后你看了看时间,距离约定约定的时间也仅仅只有两个小时而已。你立刻顺着上床的台阶滑下来冲进浴室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因为你觉得Altaïr教授平时看上去是个十分爱干净的人,被叫去谈话还邋邋遢遢的更不像话——为此你甚至在洗完澡之后化了淡妆,因为你不想因为跟着自己的教授出去吃饭因为太邋遢而给教授丢脸。在你七七八八的收拾好之后距离约定的时间也仅仅只有十几分钟,这段时间刚好够你一路小跑跑到他的办公室不至于出太多汗而已。



但是你今天却格外的紧张,出的汗甚至都湿透了你微卷的鬓发Altaïr正好开门准备按时出门。他知道你不会违约,而你正好是那种人——看着你的汗顺着你的金丝边的眼镜腿流下来,他的身高比你高那么一头,正好可以看到你还有点汗湿的头发。他像是哄孩子似得拍了拍你的脑袋,拿出一包纸巾递给你带着你去了餐厅。然而那包纸巾你只用了一张,剩下的还好好的锁在你的宝贝箱子里——然而你现在却坐在你心爱的历史哲学教授的副驾驶位上跟着他去听研讨会,当然是有他出场的研讨会自从那次谈话之后你的天赋逐渐被打开,更加的体现出了一个著名历史哲学教授的得意门生该有的本质。


坐在旁边傻笑的你,成功换来了教授先生的一记眼刀而你还在傻乎乎的回忆第一次碰面的时候你并不知道他准备了看上去很普通但是是他亲手制作并且雕花的戒指送给你。



内侧还有一句话“ بالنسبة لي  الفتاة الغبية ”


【AC乙女向】作业没写完打出来的短小

阿泰尔 哦哦草我的 玛丽苏


沉迷美妆的脑洞


"阿泰尔,你对于口红有什么看法吗"你回头对看着书的大导师问道



"没什么看法,它们不都是红色的吗"



emmmmm好直男的看法啊Σ(;゚д゚)



"不是这样的,有豆沙色,斩男色等等等等"



"那你今天涂的是什么"


"ysl斩男色,斩到你了吗"



"你早就斩到我了"



我是你的手下败将,我的女王


最近好冷清








碎碎念


但是你知道吗,有几个瞬间我觉得我爱上你了

你温柔叫着我的名字

明明只是一声而已

我说饿的时侯你马上说要点菜了

我咳得厉害是你看我的眼神

有时候看到你走在我身边

我心跳加速了,不敢抬头

怕你看到我的窘况

和你对视时我多紧张

可惜我这么自卑,不敢说出口

其实有时候我觉得你是不是喜欢我

和别的男生说话你总会说几句

害怕拖累那位男生的我走开了你又不说了

我值日时扫到你的座位时

你旁边的男生对你起哄了

但是你的行为又让我一次次失望

我也一直逃避对你的感情

不过我想

既然都不在同一个学校了

就肯定没希望了

不然藏在心里

我想

有一天我会忘了你的

这场不清不楚的暗恋就这么过去吧

我喜欢你

保佑高中不要遇到弱智老师和舍友,同学

AC乙女向 当你对他说出你怀孕了

今天是大番茄专场

哦哦草我的,人物育碧的,二太爷我的

小学生文笔   意识流

(大番茄,我怀了你的孩子!)

【how exciting!!!】

去医院检查

医生:你怀的是双胞胎

【you have another one!!】

对不起打了tag

我错了

下次不会了

AC乙女向 当你对他说出你怀孕了

人物是育碧的,哦哦草我的,天雷滚滚玛丽苏,小学生文笔,受不了自行离开


现代au   但是保留职业

内含大导师阿泰尔

既然都不介意,那正片开始


你看着眼前的两道杠,心里不自觉喊了句卧槽,并思考如何跟自己直男刺客男友坦白

阿泰尔的场合

   你思来想去,这么大的事还是第一时间说出来好。

毕竟对方是阿泰尔,你放一百万个心认定他是不会做出渣男行为的。

所以你离开卫生间,走到你未来丈夫身边,他这时正坐床上在看书。

骨节分明的手抚摸着书页 ,床头柜的台灯灯光温和地打在他的脸上,平时里生人勿近的气场降下了许多

你看着这幅光景有些入神了。

    感觉你灼热的视线,大导师扭头看向你。"嗯??"

    “啊我…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说吧,什么事?”金色的眸子疑惑地望向你

    “我…怀孕了”你话说出来那一刻,大导师罕见地呆滞了一秒

       一秒后,他合上书,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你看到的是拥有坚定眼神金眸的他对你说:“我们结婚吧。从明天开始兄弟会的事情我会先搁置,我会开始照顾你,直到孩子出生”

        “可是,给他们带来带来太多麻烦了。”你不好意思拒绝了,“而且,我可以叫我妈妈照顾,她比你有经验多了”

        “从我们在一起那一天起,我常常去出任务,没有真正好好和你相处过,晚上也很晚回来,你为了等我睡倒在沙发上,所以,请让我尽到做你丈夫的责任,也是对孩子的责任”

        听到这段话,你不受控制地抱住了阿泰尔,心里默默感叹:不愧是老娘选的,没选错。流下了两行清泪。

        感叹归感叹,你还是嘴上不饶地说:“连婚都没求 ,还敢以丈夫自居。我也还没答应啊”

       说完,他嘴角翘起,金色眸子显出了不常看见的笑意。

       阿泰尔走下床,握住你的右手,面前单膝下跪问你:

       “你愿意与我共度一生吗,我的夫人”
       

    

      交个党费

短小的我
   
   欢迎指正错误和改进

花鹿水: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所以为德哈产粮的太太都是好太太
为太太,德哈打call

想画画,但手残,想写文,流水账
只会在微博、lof每天跪舔太太发的德哈糖
(´゚д゚`)